八路軍夜襲日偽河防大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抗日戰爭期間,運河武工隊在行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軍侵占德州后沿津浦鐵路巡邏。背景是德州古城小西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□馬惠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抗日戰爭時期,駐德州的日本鬼子在大運河上設立了“華北交通株式會社德州河防大隊”,隊部設在橋口街西頭陶家大院里,隊員住在橋口街西側運河木橋旁邊的營房里。河防大隊主要是偽軍,有50人左右,配備清一色的三八大蓋。當時的橋口街,位于運河碼頭和古城之間,不僅是進出城的咽喉,且此處還駐有稅務、鹽務緝私隊等日偽機構,日本鬼子對這里把守較嚴。河防大隊這些偽軍雖然戰斗力不強,但仗著日本鬼子的勢力,打著保護航運安全的幌子,對過往船只,以進行安全檢查的名義強征暴斂,無惡不作,八路軍早就想除掉這伙偽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4年,駐守德州的日軍數量在不斷減少,而我抗日軍民在局部戰場上則展開了對日偽軍的反攻。當時,運河以西的德州大片土地基本被我抗日民主政府控制。日本鬼子感到戰事吃緊,為加強德州的防御,又給河防大隊配備了一挺輕機槍。當時,橋口街南不足一華里就是日軍的兵營;在日軍兵營和橋口街之間的“電燈房”和“鐵路給水所”里均駐有少量日軍;橋口街北石德鐵路的鐵橋上,有日軍把守;橋口街南運河的木橋上有日偽軍的崗哨;橋口街東頭的鐵道上,還不時有日本鬼子的巡邏車出現。即使這樣,給水所里的日軍,被丟到海子里淹死,木橋上的日軍哨兵被抓走等事件還是不斷地發生。無奈的日本鬼子先是撤銷了木橋西頭的崗哨,后來又將橋東的崗哨換成了偽軍。時機成熟,我八路軍冀南軍區景南縣大隊決定鏟除河防大隊這支漢奸武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4年夏天的一個傍晚,有四輛小紅車(獨輪小推車)停在了橋口街南部離木橋不遠的路邊。因那時德州運河西雖已被抗日政府控制,但表面上還在日偽的統治之下,故土匪、逃兵、兵痞等活動猖獗,晚上是沒人敢走路的。運河西的人們如果到城里來購買生活用品,時間晚了就得先在城里過夜,第二天白天再搭伙過河。因當時的推車夫們無錢住店,就經常在路邊或大戶人家的屋檐下過夜,在當時這屬正?,F象,不會引起敵人的注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定更后,木橋上剛換了哨,這四個推車人就拿出燒酒和扒雞吃喝起來,酒香加扒雞的香味飄進了哨兵的鼻孔,饞得這個哨兵借故前來盤查,當他走到這幾個人面前時,一人站起來對哨兵說:“老總,喝口酒嗎?”還沒等哨兵答話,就被人按倒在地,一聲沒吭就做了俘虜。然后,一個戰士身穿偽軍服裝又回到了橋頭上。原來,這正是我前來攻打河防大隊的前哨人員,他們的任務就是干掉木橋和河防大隊兵營外圍的哨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天的傍晚,八路軍冀南軍區景南縣大隊,會同留智廟區小隊計100余人,在縣大隊政委楊博指揮下,分別從白菜洼和四里屯悄悄過了運河,在小鍋市和津浦鐵路西的空當里悄悄摸到了橋口街東頭,然后分兩路沿著海子沿向西運動到了河防大隊隊部和營房。河防大隊隊部實際是日本鬼子辦公之地。每到晚上,就只有兩個日本人住在這里。陶家大院是個兩進兩出的小院,它的四周全是房子。雖然日本人也設了崗哨,但夜深后哨兵就都關上門睡覺了。包圍隊部的戰士們埋伏在蘆葦地里,忍受著夏天的蚊蟲叮咬,當開始行動的命令一下,四五個人迅速摸到河防大隊部的大門前正要撬門,突然大門一開,走出了一名日本鬼子,戰士們來不及多想,一槍打倒鬼子,隨后沖入院內,幾名哨兵還沒爬起來就當了俘虜,另一名鬼子當晚沒住在這里,前后不到10分鐘,他們帶著戰利品就撤出了戰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槍聲卻給包圍河防大隊營房的部隊造成了不利和困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防大隊營房是一處宅院,大門朝西面對著運河大堤,離木橋約30米。該宅院的前院,有幾間北房住有十幾個偽軍,通過一個大門進入后院,后院里的三間西房,是大隊長的辦公室兼臥室。多數偽軍住在一座大南房里。東房是食堂和庫房。在東房的北頭是廁所,廁所的東墻對外,是進入該院的最佳地域??h大隊就是在這里悄悄摸進了院子。人員還沒到位,隊部那邊就響了槍,雖然槍聲離這邊約300米,可還是驚動了睡夢中的偽軍。早進入院子的戰士,按照預先的安排各運動到了南房和西房的門口。槍一響,西房門口潛伏的戰士,就踹門沖進了屋里,可大隊長不在屋內。埋伏在南房門口的戰士聽到屋里有人說:“有槍聲,哪里打槍?”還沒聽到同伙的回應,戰士們就沖進屋內齊聲斷喝:“繳槍不殺!”偽軍們只好乖乖的當了俘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楊博政委的指揮下,戰士們迅速將有用的物資裝車,迅速撤離了現場,跑步上了運河木橋。這時,橋南有一隊日本鬼子,一邊沿運河大堤向這邊跑來,一邊向木橋方向開槍??h大隊押著俘虜、帶著戰利品迅速過了木橋,進入了青紗帳不見了蹤影。二十幾名日本鬼子追到木橋上,怕有埋伏,只是對著河西放了一排子槍就縮了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場戰斗,前后不足半小時,景南縣大隊只開了一槍,共繳獲長短槍40余只,彈藥、物資等四小推車,俘虜了40余名偽軍,擊斃日軍一名。只是沒得到那挺輕機槍,也沒有抓到河防大隊隊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幾天前河防大隊的那挺輕機槍,已被橋口街的一名地下工作者給偷走了,前天就送到了德石敵工隊的手中。河防大隊隊長也是因這個事,正在日本憲兵隊里接受審查,因而逃過了這次懲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①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②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系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亚洲中文字幕日本不卡